无忧支付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 2176 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行政法规 >

印度推行国家支付二维码对我国条码支付监管的启迪

添加时间:2019-10-18 10:32

  一、印度推出国家支付二维码的基本情况

  (一)实施背景

  为推广电子支付,打击偷税漏税等违法行为,提升经济发展,实现无现金支付目标,2016年底,印度政府实施了“废钞令”.“废钞令”后,由于5770万商家只有150万个POS机终端。过低的POS机保有量否定了以银行卡为主发展无现金支付的可能性,为此,印度政府大力推动移动支付业务。但为了最大限度的发展自己、限制竞争对手,印度的商业移动支付钱包互不兼容,商家和个人只有在使用相同品牌的移动钱包的情况下才能扫码支付,对此,印度商家特别是中小商家承担了较高的转账交易手续费。在商业移动钱包收取服务费且互不兼容、要商家引进POS增加了负担由此产生排斥的情况下,迫切需要一种公立的(印度人更易相信公家)、低成本的、普及性广、可以整合各方资源的无现金支付方式,国家支付钱包(BHIM)和国家支付二维码营运而生。

  (二)基本情况

  国家支付钱包(BHIM)是由国家支付公司NPCI推出的,该钱包最大的优势就是整合所有与之合作的银行移动钱包,提供一站式服务,统一支付入口,使用者可以通过该入口在银行和移动钱包之间转账,转账交易时也只需通过一个虚拟支付地址,即可实现银行对银行、个人对个人的转账交易。

  国家支付二维码与支付钱包相比,其特点为:

  一是设计满足印度用户需求,突出安全性。印度人一直对科技产品的安全性非常警惕,他们不信任移动钱包,觉得钱存在银行才安全。国家二维码最大的特别之处就在于用户扫码支付,钱直接从用户的银行账户转账到商家的银行账户。用户是无需在手机里存钱的,这是最适合印度用户的设计。同时,扫码支付无需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也不会保存个人信息,如银行账号、卡号。一旦发生手机丢失的情况,用户可直接联系关联的银行报失,这极大的降低了丢卡、盗刷的几率进而变得更加安全。

  二是兼容性高。它是由Master Card、American Express、Visa和NPCI(印度国家支付公司)四大银行卡支付机构共同开发完成,目前已与16家银行达成合作(已经囊括了印度绝大多数银行)。用户只需将自己的银行账户和国家支付二维码关联就可以在不同银行和多个账户之间扫码转账。

  三是便利性强。印度支付协会(Payments Council of India)的负责人Naveen Surya就表示,对于那些已近接触移动支付,但是又不愿意使用信用卡去超市买瓶水的用户来说,国家支付二维码具有很大便利性。它也有助于帮助那些还没有POS机的小商家在无需购买硬件的情况下,发展银行卡支付业务以吸引更多用户。

  四是适用于没有智能手机的用户。印度现在大约有7亿用户还使用着功能机,且多集中在城乡结合地区,要在印度全社会推行无现金支付,这样庞大的群体是不能忽略的。国家支付二维码起到了一个在更大范围内普及移动支付的作用。

印度条码支付

  二、我国条码支付发展的现状及存在问题

  (一)发展现状

  二维码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二维码支付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有市场应用,韩国与日本是使用二维码支付较早的国家,并且在支付领域具有较高的渗透率。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普及,二维码可被手机等移动终端快速、精准地辨识,因此在个人消费领域逐步体现出巨大的应用价值。二维码支付在2014年前后才在国内大范围应用,但由于2014年部分媒体曾报道过一些由于二维码而产生的风险事件,为此人民银行曾一度叫停二维码支付。但随着监管和行业发展的不断成熟,二维码支付逐渐获得认可并推广。2017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对条码生成和受理、特约商户管理、风险管理等进行规范。

  (二)存在问题

  一是相关制度立法滞后于市场的发展。目前,我国针对二维码支付等新兴支付工具尚未建立相关法律进行规范,尚有的《条码支付业务规范》等制度规章法律层级较低,针对违规处罚的条款仅是从业务上限制而未上升到法律约束和制裁。

  二是安全隐患突出。由于二维码制作技术简单、投入成本低、肉眼无法识别真伪等特点,2016年下半年以来,媒体报道了多起利用二维码进行诈骗的案例。如广东佛山公安局破获的一件二维码诈骗案中,犯罪嫌疑人通过更换商家收款二维码,放上植入木马病毒的二维码,以此获取消费者的手机信息和密码,进行盗刷,获利90余万元。据统计,目前有23%的手机木马及恶意广告插件,都是通过伪装成二维码的形式传播,不但导致消费者损失钱财,还为未来二维码在更大范围应用蒙上了阴影。

  三是市场主体各自为战,社会成本高。目前,二维码缺少认证机构,任何主体都能制作二维码。《条码支付业务规范》发布后,工行、中行、建行、民生银行、银联等纷纷推出各自的二维码支付产品,与支付宝、微信等共同参与市场竞争。市场主体的多元化带来了二维码支付泛滥,一家商户同时拥有几家支付机构二维码的现象,极易出现管理漏洞,形成资金交易风险。同时,市场主题各自为战,投入人财物力成本重复,造成社会资源浪费。

  四是受硬件设施影响,受众面受限。由于条码支付需要使用智能机等硬件设备,限制了部分农村居民和老年群体的使用,也一定程度上难以在偏远和贫困地区进行推广。

  三、对我国的启示

  (一)修订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尽快对条码支付进行立法

  首先,尽快提升条码支付法律层级,以立法的形式来明确条码使用的法律属性。其次,完善条码支付行业技术标准和业务规范,对二维码制作中涉及的个人信息保护、资金安全、加密措施、敏感信息等提出明确要求。最后,可借鉴印度国家二维码的形式,统一市场各方条码,适时推出国家统一条码,实现各方兼容,化解重复成本投入。

  (二)强化行业监管,维护市场秩序

  一是由监管部门或行业协会牵头建立全国二维码数据信息库,进行国家统一认证、审查,进行统一存放。二是对二维码生成平台进行实名认证和登记管理。加大对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完善责任追究机制。三是对市场机构采取准入清退和分级监管等措施。《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明确对支付机构开展相关业务的准入清退和分级监管要求。针对开展条码支付业务的市场机构,应加强相应管理,避免出现乱成“一锅粥”的市场和“一刀切”的监管。

  (三)鼓励业务和技术创新,严格防控风险

  针对目前市场常见的二维码风险事件,支付机构加快研究业务和技术创新。可以通过对二维码标识加装防伪标识、对大额交易向消费者发起短信验证、生物识别等额外验证措施,强化防控风险。同时,在风险事件发生后,可通过探索通过商业保险等方式化解消费者和商户风险损失。

  (四)强化风险教育,提升防范意识

  一方面,开展安全教育,正面引导消费者正确使用二维码支付;另一方面,利用典型案件,加大对风险形成原因的剖析,以事实教育消费者提高风险防范意识。

  (五)优化产品设计,落实金融惠民,可借鉴印度国家二维码无需使用智能机的优势,优化我国相关产品设计,便于更广泛人群使用,达到金融创新惠民、便民、利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