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支付网首页
囊括国内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支付接口服务
24小时服务电话
182 2176 9212
站内搜索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估值百亿美元聚合支付平台Stripe又有新动作

添加时间:2017-07-17 13:46
  对个人消费者而言,除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外,相对熟悉的支付工具是 Paypal、社交转账工具 Venmo、线下商户收款工具 Square 等,但对面向 B 端商户的聚合支付平台 Stripe 比较陌生。可这一点也不妨碍这家硅谷初创公司获得近百亿美元的估值。

Stripe
 
  
  7 月 10 日,Stripe 在香港市场将中国移动支付双寡头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纳入自己的集成包里。这意味着,为那些使用 Stripe 服务的境外商户打开了一个拥有数亿消费者的新市场--那些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中国用户。记者从蚂蚁金服方面确认了这一消息。
  
  当支付宝、微信支付、Paytm、TrueMoney 这些面向 C 端的移动支付工具还在商户用户两头补贴时,Stripe 这类聚合支付公司已经构建了清晰的盈利模式,甚至进入“躺着数钱”的阶段。但随着交易量的增长,双方未来不可避免会在费率、用户等方面形成潜在竞争。
  
  1、聚焦线上。
  

  Stirpe 的业务现在主要聚焦在线上,对中国人来说还比较陌生,比如你使用 Lyft 打车,在BestBuy 官网上购物,在 OpenTable 上订餐支付,甚至开发者在 Docker、Slack 这些开源平台上购买服务时,背后都使用了 Stripe 的服务。简单说,它把各种线上线下的支付方式聚合在一起,为商户开发 SDK 模板,那些想丰富自己的支付渠道却没能力或不划算去亲自开发支付接口的创业公司,需要的就是 Stripe 的服务,其技术特点是“一段代码解决支付对接”.
  
  这种服务模式也决定了 Stripe 的客户并不是世界 500 强公司,更多是互联网初创企业和中小公司。如果把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叫做第三方支付的话,那么 Stripe 属于第四方支付,是依附这些第三方支付发展的“整合者”,赚的是 B 端商户的钱。
  
  中国同类公司可以给出更直观的感受。国内最早做聚合支付的初创公司之一 Ping++创始人兼CEO 金亦冶对第一财经记者说,公司客户分散于 70 多个领域,最大的是电商企业,比如小红书、什么值得买等,也包括新零售、SaaS 服务、游戏等领域。此前,Stirpe 的创始人曾拜访过 Ping++,而金亦冶此前在美国斯坦福时也接触过很多美国支付公司。有意思的是,这两家公司背后有共同的投资人红杉资本。
  
  记者了解到,这类聚合支付公司的盈利模式大同小异,就像阿里云一样,商家使用服务需要付费,根据支付接口的调取次数付费。理论上商户的流水越大,付费越多。
  
  这就决定了 Stripe 需要尽量拓展更多商户,将业务范畴延伸到更多国家,以便从更多交易流水中拿到更多抽成收入。
  
  对于支付宝而言,接入 Stripe 也为支付宝的全球化增加了一种方式。蚂蚁金服负责国际业务的资深副总裁 Doulas Feagin 不久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支付宝海外拓展的首要任务是针对中国出境游客的扫码付,让更多海外商家支持支付宝付款;入股 Paytm 等海外支付工具的策略排在第二位。显然,与 Stripe 的对接合作属于第一个任务范畴,可以让支付宝快速接入大量海外商户,海外商户的拓展通常比在国内通过补贴与费率减免方式获取商户更难。
  
  支付宝方面 7 月 10 日傍晚在回应第一财经记者时说,Stripe 此次在香港推出的服务是其自己落地的一个本地产品,本身与支付宝香港钱包无关。双方其实早在 2014 年就在美国市场达成了合作关系,帮助支付宝用户更方便地对接那些在美国市场上使用 Stripe 服务、同时想把业务拓展给中国消费者的美国企业。
  
  2、不碰钱只碰数据。
  
  在汇聚了众多服务于 B 端的互联网与半导体公司的上海张江一带,聚合支付公司 Ping++坐落在一栋不算起眼的 5 层小楼里。在 100 人左右的员工里,技术研发岗位占比超过一半。只做软件层的轻模式是类似公司的普遍选择。除了 Ping++,国内还有 BeeCloud、聚宝云计费、万普支付等公司也已经进入这个领域。
  
  在外界看来,面向 B 端的公司一直是静悄悄的,何况是一个仅仅 3 年的国内聚合支付领域。
  
  但不同于 C 端市场的烧钱补贴打法,这些 B 端公司几乎从诞生不久就开始盈利,因为它们的业务模式单一且清晰,客户按需付费即可。
  
  真正考验这些公司美誉度的是系统的稳定性以及增值服务的丰富程度。对于前者,国内一些公司选择让自己的业务跑在阿里云上,借助阿里云的能力去抵抗 DDOS 攻击等黑客行为。对于喜欢搞大促、定期产生大并发订单量的电商客户来说,支付接口的稳定性至关重要。
  
  增值服务也是这类公司拓展业务边界的一个重要方向,一些人已经不满足于只做支付接口打包服务的中间商,而是想做数据分析提供商。
  
  第一财经记者在 Ping++后台系统看到几种数据分析工具,其中有一项是帮助电商商户了解复购率拐点的插件。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不同类目的商品通常会在消费者第 8~12 次购买时达到拐点,购买行为会趋于稳定。在这个次数之前,消费者有可能被其他竞争对手抢走,拐点之后,消费者基本会成为这家电商平台的忠实用户。这个模型有什么用?至少可以帮助商家做差异化的营销资源投放,比如只给那些位于拐点前的消费者发放促销券或红包,或者在随机发放算法中提高这些消费者的权重,以刺激他们成为忠实用户。
  
  再比如,通过后台对线下便利店商户的支付数据分析,周一至周五的交易流水明显大于周末,而在线游戏公司的数据正好相反。支付宝鼓励用户在工作日线下扫码积攒鼓励金,并在周末消费时抵扣,大数据依据与此类似。
  
  不碰钱只“碰”数据,尽管聚合支付公司只是在支付宝、微信支付、Paypal 所构建的整个支付生态中的一个角色,它们的发展路径、出海方向也都依附于前者,但随着聚合支付平台交易量的增长,双方存在竞争的潜在空间,就像 Stripe 和 Paypal 已经形成竞争关系那样。但国内支付生态环境与美国不同,这也意味着双方的关系存在更多可探讨的空间。